lofter的简介改得排版没有小换行了看着好奇怪,搞个置顶代替一下

🌱
叫芋草,自我娱乐型植物,爱好安迷修

凹凸,杂食通吃,主产cp是安雷,不会推荐其它拆逆
新旧设联动爱好者,旧设安称呼是修

摸鱼/段子居多,本质段子博,垃圾话比较多,文章是写来自己开心的,cp是爱来放松的,一般不打tag,不是文手,蚊草

旧设向发言会打修♛布tag
诚邀大噶吸吸这小王冠(……

归档是这个

一些雷点是这个

谨慎点击的子博 @您的手机将于十秒后关机🍷

并写不出什么好东西,都是废话拼成句子,句子组成文章,文章里长了芋草,这是我

以及如简介🔝

最近入三学习,遁去子博说废话了,草很可爱,谢谢有人喜欢草(´ . .̫ ....

“你的嘴唇上有血。”

布伦达靠着残垣喘粗气,听见修的话微微偏头,战斗中重度扭伤的腰猛然一阵刺痛。

“布伦达,过来些。”

剑客想要艰难地移动过去,但在手掌碰到石粒后又放弃了动作——如果还要逞强,兴许以后连剑都拿不起来了。

皇子顺从地倒过身子,肩膀支在旁边的另一堵断墙上。他的头发因此遮在眼睛上,发丝有一下没一下地刺戳眼球,难受的生疼。

修抬起手臂去摸他的脸,一只不行又换另一只,右臂移动带动肩膀和半个身体一起前倾,终于在将要撞上对方鼻梁的距离堪堪停住。布伦达从头发的间隙里看他,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头巾早就变成破布挂在石堆上了。修看上去很认真,颤抖的手指像是找不准位置,布伦达的腰又开始疼,联动着胯骨上方的伤口一

  布伦达少有迷茫的时候。

他通常是个目标明确的人,尤其在决定臣民的生杀予夺方面。布伦达是个暴君,不见得多受人们爱戴,同时逻辑又清晰得可怕,每当判决的手掌挥下他都如同闪光的闸刀一样清醒而理智。大家说布伦达的理想极端化,这国度因此在和谐中隐藏危险,表面浮动的公正假象下翻涌着反抗的浪潮——年轻的国王为此发愁,看着汇报上来的书文,捏紧眉心。

他的骑士长站在不远的身后,拄着长剑闭眼短眠。窗外是星河璀璨,繁杂的光亮散布于黑幕之上,一盏烛灯的影子映在窗户上,修睁开眼,满目清明,唯独融了点红色的火光在绿眼睛里。骑士长将剑重新别如腰侧,换了个靠墙的姿势站立,目光锁在布伦达乱涂...

“今天是纪念灾祸死亡的日子。”

人们找来最漂亮的花,编制成小巧的花环握在手里;用金色的花纹笼子锁住幼鸟,削下木枝抗上肩膀。姑娘拿出衣柜里许久不穿的裙子套在身上,急忙忙出门赶上人群而忘记戴那条海蓝项链。百人汇成江河在街上涌流,兴高采烈,喜形于色,最后将步伐截止于乌鸦都懒得啼鸣的墓碑。

“庆祝残暴的骑士在今日曾死亡!”

石碑上刻的字体看不清笔画,却有一对双剑的图案如新雕琢过般在笔画中囤着泥沙。残暴的骑士啊!他们高呼着在墓前扔下花环,木枝以作柴燃烧起火。地狱的红捎来恶魔,悄声吞噬花朵;从笼中放出雏鸟还来不及用嘴喙啄吻自由,利刃染血,挑出心脏甩入火堆,白羽携带着沉重的腥红代价泼洒上石碑。用生前所损毁的美好讽...

说说我不吃的点和我喜欢的点,给大家避个雷,也方便取我关(?)
没有针对什么的意思,人与人之间兴趣爱好不同很正常,尊重所有人的喜好,关于不吃的我不过激,称不上特别雷,见到了会自觉回避,只是不会说这方面的过分发言而已• ・*・:≡( ε:)

幼雷/猫咪幼雷

忽然有一天发现我真的不喜欢单方面幼化雷狮,称得雷点,虽然我也有过这方面产出,所以这里说的幼雷包括且特指弱化、萌化幼雷,比如猫猫
不可否认很多老师的作品里猫猫小男孩很可爱,这也关系到个人喜好,我不喜欢大多数描写里充斥着“安迷修很喜欢这个孩子觉得他腿好腰好脸好皮肤好但是他不能进一步对待他”这种暗示

还有r向作品,从安厨视角来说,安迷修是个成...

转来打个tag!欺负修修开心,下次欺负布布

您的手机将于十秒后关机❣️:

欺负修修Time~


☆试着用可爱的行为不说关键词地来描述一个事物

1.猫

修:嗯?(低头思考一下)是一种家养宠物,吃罐头和鱼,走路没有声音。

场外提醒·布:修,犯规了。

修:哪里?

布:(指规则板)要用可爱的行为。

修:可爱的……行为?

布:嗯。比如描述叫声和样子。

修:(陷入沉默)然后就是,呃,有胡须(张开十指分别放在两侧脸颊)还有肉垫(指指自己的掌心)有尖的立起来的耳朵(双手攥成锥形迟疑着放在头顶)以、以及……(诡异的停顿一下,眼睛看向一旁,声音忽然变小)发出那种……“喵”的叫声。

——喵喵修Get!...

「咖啡味黑猫」

#咖啡店长和(伪)不良,摸鱼

&

安迷修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

那青年浑身上下都写着与这地方格格不入,正如他的马丁靴、破洞裤,黑色皮夹克上叮当响着铁链子。他的夹克里是黑色紧身衣,高领遮住那片不见光的脖颈;白头巾绑住凌乱的黑色半长发,还有中间那颗可以称得上幼稚的黑色断角星星。青年用食指搓捻着书页的边角,末了在翻页的空隙间端起桌上的咖啡。他的指甲油是紫色,珠光的,涂在那只漂亮干净的手上。
  

   他的咖啡是安迷修煮的,上层飘着奶白色猫咪拉花,似乎因为饮用者端起时平稳优雅的动作而没有散形。青年端了一会儿又重新放回去,眼睛盯着文字,翘起的腿上下轻晃,看起来是嫌咖啡太烫,打算...

越看越开心,忍不住转来主博

您的手机将于十秒后关机❣️:

安迷修和修并肩站在一起,雷狮就会忍不住笑


修看着雷狮笑觉得不太好,于是悄悄弯腿和安迷修缩减身高差距


这下布伦达也笑了

#很短很糟糕的安,我又开始整他了

#是麻麻说的种花引海盗,写成了安迷修单人,结尾有cp暗示

&



   安迷修的木屋上有两只烟囱,一只蓝色,一只金黄,双双树立指向天空,却从来没有从里面冒出过烟来。

  

  他的星球平淡无奇,生活缺乏趣味,若是令曾经的对手知道了怕是会笑掉大牙。他本可以选择更好的待遇,如儿时期望的那样,自凹凸星的大战以来不知有多少星球为这名低调英勇的骑士先生抛去了橄榄枝,但他一一回绝,带着为数不多的家当——两把赛后未回收的剑、在系统买的一瓶止痛药,搬到了无人管辖的松散地带,安家定居,与世隔绝。在人们都以为他会坚持梦想的时候安迷修却逃离了大众的视线,于是所有或赞...

靓仔同框!!!!!!!帅死了😫😫亲爱的钟钟 @被爱妄想 给的,狼人和安安真的好配(好友意味)

1 / 6

© 芋草遁地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