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好也到这个fo数了就补一下之前800的感谢,最近卡文卡得写不出来东西,不嫌弃的话想问问大家有没有比较想看的梗(;´Ð´ï½€ï¼‰ã‚ž

后知后觉的转载一下,下雪了不写写冬天会感觉缺点什么


您的手机将于十秒后关机🍾:

安迷修在长椅上睡着了,脑袋靠着旁边的路灯杆,雪花吻在他鼻尖上。雷狮方才拖着行李箱回来,空空荡荡的箱子里只有他从卧室柜子里找到的陌生戒指盒,它还崭新,闻起来有一股故意喷洒上去的香水味;雷狮想,如果他在下雪之前追不上我,我就带着求婚戒指远走高飞。



可是他身上半分钱也没有,飞机票也买不了,手机里仅有的话费只够他打给一个人——雷狮毫不犹豫地拨通了卡米尔的电话,告诉他早上说的气话不算数,不用帮他们照看房子了。



雷狮觉得安迷修就是死脑筋,他站在路灯下越过雪看他的脸,那...

实在是太过于可爱!!!大帽沿的布布果然好看,睡在头顶上的毛团狼狼也很可爱😚后面的安口误和布雷互相嫌弃都好棒233333辛苦您了!

小小小小小煜:

@您的手机将于十秒后关机🍾
是魔法师布布和毛团狼
不过我画的很糟糕了

画着画着就不知道想表达什么了。。。

「与鱼」

   ä»–望着那个海妖,以夕阳为染布,擅自从心脏中心扩散而成的爱意就像蓝色的海;云层是紫色,雷狮的眼睛也是紫色,水生生物剔透的眼球里点满金黄的光。安迷修抖动嘴唇,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于是坐在海边把玩贝壳,小声地问:


  “雷狮,你也会想家吗?”


  

&

#反正很有钱的男人和海妖

  


  海妖的听力很好,人类的小声嘟囔也能听得一清二楚。他回过头,双手划动海水,波纹一直延伸到安迷修的脚踝旁,轻柔地扫过皮肤。雷狮亮出尖牙,它们危险如利刃,能撕碎鲨鱼的皮肤、咬碎螃蟹的壳,平时却会好好地收起来,不被安迷修触碰到。他眯起眼睛,逆光下那两颗球体拥有来自深海的亮度,用...

脑了一个安安和雷雷,在主博记一下


盲人音乐家和有背景的杀手


安迷修是个有名气的音乐家,与雷狮是交往关系。他因为后天的爆炸丧失视力,但仍然坚持作曲;雷狮负责将他弹的曲子写下来,两人靠这个能赚取不少的钱。


雷狮没把自己是杀手的事情告诉安迷修,他背景是很有权利的雷家,没人敢动他;雷狮杀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也靠这个职业寻找当初安迷修经历爆炸的真相。


很浪漫的是,安迷修弹的钢琴在雷狮杀人时脑中播放,远处盲人弹奏的音乐和枪声构成同一首歌。他从来不屑于隐藏自己身上的血迹和血腥味,但安迷修从来都不询问他怎么回事,只会皱着眉训斥他又很晚回家,然后坐在钢琴凳上俯身环抱他的腰。


随...

雨中亲吻的鸟

百字摸鱼

-

  ä¿®çš„烟瘾不大,但怎么也戒不掉它。


  å¯¹ä»–来说,布伦达就好像一支永恒的烟一样,在心里静静地被点燃,没有影响,他却逐渐于四周飘起薄荷味的白雾,弥漫后难以散开。


  å¸ƒä¼¦è¾¾ä¹Ÿæ›¾å°è¯•è®©ä¿®æˆ’掉这无伤大雅的小东西,后来又放弃、任由他去,毕竟他的爱人很少会以此为乐,而大多作为消遣。夜晚同眠时轻轻嗅闻,修的手腕会沾染到清淡的烟味,只有那一片,边缘晕开,就好像漂浮分子割在腕上的刀;他夹住烟体的指侧被自己吻过,布伦达知道,修喜欢用指根盖住嘴唇,牙尖咬住滤嘴,手掌捂住下半张脸,再吸气,动作是无刻意修饰的优雅。修的嘴里少有...

既然已经OK,那就锁掉啦!仅代表我一人对大家表示感谢,幼稚时候谁不犯点错嘛,像我这么可爱的芋草可是万里挑一的(喂)

也祝大家都能心怀可爱!!

  “这事儿我不会忘的。”

咖啡师翘着腿坐在凳子上,怀里的雷猫刚剪完指甲还有些忧郁;面对安迷修以及他满身白色猫毛,手指敲敲桌子以引起注意。

“无论你的原因是什么,安迷修,你害我白白猫叫了十五分钟。”

安迷修顶着肩膀上的黑猫低下头,呆毛也从头顶垂到额前,明摆着企图装可怜来蒙混过关——雷狮又一敲桌子,黑猫安咪修惊得跃到地上,从门外一溜烟跑出厨房,留下三位当事人(猫)面面相窥。

这个馊主意是安迷修早晨想出来的。彼时雷狮还在满屋子找猫,想要给那个用凳子和靠垫磨爪的小家伙好好修整。家里的白胖子脾气大,无论洗澡还是剪指甲都要大闹一番,一人一猫两个雷...

幼年的小皇子和小骑士,偷偷在卧室里玩

安迷修那时候头发还不是很炸,有点长,软踏踏地搭在肩膀上,差点让雷狮认成女孩子。

彼时安迷修就要和师父离开雷王星,前一天晚上去找雷狮,却发现小皇子为此不高兴,气鼓鼓地坐在床上,抱着枕头。

人如其名,发也如其名;小狮子的黑头发虽然软但总会高傲的立起来,真的就像只缩小的雄狮。

“宇宙这么大,要是以后遇见你了我怎么认出来你啊?”

安迷修挠挠脸颊说:“可以送礼物,特殊一点的那种?”

雷狮摇摇头说:“不行,礼物容易丢,没什么作用。”

安迷修陷入思考,头顶的呆毛随之富有弹性地一抖一抖;雷狮看着它,忽然有了主意,光着脚跑到梳妆台前拿了瓶什么东西又啪嗒啪嗒跑回来,双腿一盘坐到小骑士身后去...

   çˆ±æƒ…开始于墙壁,以及它后期才被喷画成彩色的砖和水泥,它缝隙里仍鲜嫩的草和花,它在灰暗城市里炸裂错杂的颜色,刺鼻的油漆味是爱情的组成分子。


  雷狮认识他的时候正巧十六岁。


  

  少年在夜晚带着滑板路过普罗维登斯的公园,时间两点五十。他额角贴着创可贴,嘴里嚼着泡泡糖——已经快要没味道了,又硬又淡,像堆拉不开的麻绳。公园路灯是坏的,灯光惨白,如同僵尸新娘的头纱从灯泡上盖在头顶;老旧的长椅漆皮脱落,露出里面难看的深灰色,雷狮不去看它。


  公园中心是拱桥,通常那角落聚集的不是瘾君子就是醉鬼。情侣在臭气熏天的河道旁亲彼此的嘴唇,——他撞见过很多次,但毕竟他们...

© ( *︾▽︾)🌱 | Powered by LOFTER